十冷‖Elf foever

在最遥远之塔上,那是您所向往的理想乡吗?‖“你看,刚铎的白树开花了。”

【HP/Drarry】风华正茂

风华正茂
#Drarry#
#双性转避雷注意#
#霍格沃茨大学设定#
#OOC预警#

第一章
    霍格沃茨大学的社团招新向来兵荒马乱,鸡飞狗跳,状况层出不穷。
    尤其在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水火不容的情况下。
    德拉科捏了捏眉心,强忍着烦躁穿过人群,在嘈杂的中心站定,微微挑起眉一脸冷意淡淡地开口:“怎么了?”
    这一下子的效果堪称完美,原本各种各样的声音重叠在一起的空气瞬间像是按下了静音键。大家注视着那个漂亮表情却冷冰冰的女生,出于生物本能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而这个女生再一次冷冷地开口:“让我看看……噢,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这已经是今天早上的第五次了。”她的声音很悦耳,但是冷得就像是冰块敲打在人们心上,硬生生的让他们在夏日的余热里生出一丝寒意。
    “看上去又是愚蠢的纠纷,关于新生的归属。先不论愚蠢的格兰芬多,你们,身为斯莱特林,”德拉科拖长了腔调,慢悠悠地把视线移到那几个斯莱特林学生身上,“遇到这样的事居然只会毫无风度可言地吵吵嚷嚷,嗯?斯莱特林的学院守则呢?”
    几个学生齐齐打了个寒颤。但还有一个男生大着胆子凑上去:“可是,主席,您看……”
    “你觉得学生会主席很闲,是吗?”德拉科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语调上扬却听不出一丝笑意。那个男生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后赶紧摇摇头。德拉科满意地转身,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准备离开。
    “嘿,马尔福,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女孩走进人群,定定地站在德拉科面前。
    然后人们惊讶地发现德拉科一直冰冷的表情开始缓和。她唇边挑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眉眼间满满的都是挑衅的意味,浅灰的眸子里也像阳光撕裂乌云一般露出了笑意,整个人因为这些表情的变化生动起来。
    “哈,难道你指望着我像你一样吗?波特。”她抱起手臂望向那个黑发女孩,语气里尽是嘲弄。
    不明所以的新生赶紧询问自己身边的学长学姐,得到的是学长学姐们一脸看好戏的兴奋表情和压低声音的尖叫:“那是马尔福和波特,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
    于是新生们一脸了然,加入了看戏的队伍。
    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霍格沃茨大学的风云人物,许多人再还没入校之前就已经听说了她们,虽然两人都才大二。
    一个斯莱特林,一个格兰芬多。一个是学生会主席,一个是社团联合会主席。一个是医学院的高材生,一个是建筑学院的天才。一个高贵冷漠,一个热情洋溢。这样看下来完全是站在相反面的两个女生,名字却总是一起提到。
    “马尔福和波特就像是玫瑰与野蔷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拉文克劳文学系学生在一次校园报纸的采访中这样说着,“一个高贵艳丽但浑身尖刺难以接近,而另一个因为在原野里生长的缘故显得平易近人。”
    不过两人的缘分相当深,虽然当事人听到了一定会不约而同地给你一个白眼说那是孽缘。
    她们两个的渊源得从久远的初中开始说起。
    众所周知,霍格沃茨包括了初中,高中,和大学,只要你足够优秀,从初中一路升到大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而德拉科和哈利恰巧如此。但她们在初中就颇为不对盘,看对方都不顺眼。两人一见面就是冷嘲热讽,互相诋毁。偏偏她们刚好一个在斯莱特林一个在格兰芬多,就更加激化了她们的矛盾。
    “这是家常便饭,她们想尽一切办法给对方使绊子,而且在各个方面争强好胜。我怀疑她们在闲下来的时候脑海里想的都是怎么让对方出丑这件事。”据同样是从霍格沃茨初中一路升到大学,哈利的好朋友赫敏.格兰杰透露。
    “简直就像是小学生一样。”格兰杰小姐这样补充。
    总之两人就这样纠纠缠缠一直到了大学,以第一和第二的成绩进入。
    让我们看看现在的情况。
    “我不希望你理解波特家的行事风格,同样,我也不会认同哪怕那么一点点马尔福的风格。”哈利对这样的情况显然是早就习惯了,用和德拉科别无二致的语调回敬了她。
    “我当然不像我们的圣人宝宝一样事事亲力而为,整天想着怎样拯救世界。”德拉科熟练地露出一个假笑,眉梢微挑。
    这个时候潘西也挤进人群,神色匆匆地在德拉科耳边低语了几句,德拉科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她和潘西飞快地交谈了几句后看向哈利,扯了扯唇角:“很遗憾我不能继续看着你出丑了,波特,那么这里的事就交给你好了,亲力亲为的圣人波特。”语毕她就和潘西匆匆地离开了人群。
    哈利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准备开始询问情况却发现双方不知什么时候意外地和好了,只好疏散了人群之后去找到赫敏和罗恩。
    “嘿,哈利,马尔福没有为难你吧?”罗恩从一堆纷乱的传单里抬起头连忙拍拍身边的座位,示意哈利坐下。
    “没有,好像出了什么事,帕金森把她叫走了。”哈利坐下,开始着手帮忙收拾传单。
    “学生会?还是她们的研究课题出了问题?”赫敏利索地清理出一片干净的桌面。
    “不知道,只是看上去很严重的样子。”哈利摇摇头,以示自己毫不知情,“这样不是挺好?省得她老是来找我麻烦。”
    “噢我亲爱的哈利,你不是这样想的,对吗?”罗恩点点头表示赞同,赫敏却表示了反对。哈利有点慌张地向她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得到的却是后者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种对峙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一点样子呢?赫敏继续整理着桌面,陷入了沉思。
-TBC.-
==============================

恭喜我的新坑喜加一xxx
虽然我觉得这和性转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一夜爆肝的产物
大约是个长篇,嗯
就这样

更名十冷
请多指教

FA联动的这张礼装哦噫哦噫哦噫哦噫哦噫天草躺在女帝腿上
我tm抽爆!
结婚.发出了cp狗的声音.jpg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们怎么那么好

谢谢旧剑!单抽出货真的开心到上天!
在我物理考砸之后他就来安慰我了我爱他!
所以果然学校才是我的玄学地盘吧x

今昔


    梅丹佐再一次遇到拉斐尔的时候是在伊甸园的生命之树下。那个时候的他们早已不是侍奉在神身边的大天使长,他们失去了一切,唯留下了自己。
    拉斐尔原本及肩的发丝现在已经垂至脚踝,显得他更加柔和。他的眉眼一如往昔,如珍珠一般散发着温润的光芒。
    梅丹佐到生命之树下的时候,拉斐尔正跪在树下垂着双眸虔诚地祈祷,就像他之前几千伯度在圣殿上的祈祷一样。也如同梅丹佐在雷镜中映出的场景一样。唯一改变的是再也没有天使聆听他的歌声与竖琴,他再也没有跪在圣坛之前的资格。
     “你还在为神祈祷。明明是他抛弃了我们。”梅丹佐开口,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讽刺与嘲弄。
    “晨安,梅丹佐殿下。”拉斐尔像是没有听到那句话一样,站起身看向梅丹佐,温和地向他问安,玛瑙色的眸子满是宁静的笑意。
     “你……算了,反正你无论什么时候对神都是忠心耿耿。”梅丹佐皱起了眉,虽说拉斐尔和以前一样温和,但是他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感觉,拉斐尔更像一个天使了,无欲无求,只是带着圣洁温和的微笑救济苍生。
    啧……梅丹佐烦躁地叹了口气,殊不知这是因为他早已习惯拉斐尔看向自己的目光里总是带着浅浅的悲伤和深沉的爱意。而如今的拉斐尔,微笑里只剩下了圣洁,宁静与温和,没有了先前的情绪。
    “我并不是在为父神祈祷,梅丹佐殿下,他已不是我的信仰,我已不是他的子民。”拉斐尔依然温和地微笑着,玫瑰红的发丝随着微风轻轻扬起。他抬起手,指尖轻触梅丹佐的脸颊,洁白的衣袍也在风中扬起。
    “您知道的吧?您应当知晓。”拉斐尔轻声呢喃着。
    “啊……是啊,我应当知晓。”梅丹佐再次叹了口气,伸手握住了拉斐尔那只触碰他脸颊的手。
    “被抛弃的人只有我,而你,为了我主动背叛了神。”
    “你每日都在为了我祈祷,明明你知道神不会再次聆听。”
    “你……怎么那么傻啊……拉斐尔。”梅丹佐望着拉斐尔的眸子,“明明你知道,我的心不在你这里。”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拉斐尔收回手,转身凝望着生命之树,轻轻地抚摸着它的树干。
    “只剩下我们了啊……”
    他们一无所有,只剩下了彼此。

#一点点感想吧大约
#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是激动到语无伦次)
    首先,感谢各位一直一直都没有放弃的红组太太们!谢谢你们!有了你们才会有这样的,美丽的结局!
    从一开始红白分组我就一直在纠结要站哪个组纠结了好几天之后选择了红组。红白对战是真的看得我心情跌宕起伏,红组一会儿超前一会儿落后的哎呀我真的……起起落落呐。虽然说对于红白的最终结果很在意但是我并没有做出多大的贡献连五千年糕都没有打到真是,抱歉呐。当我应该是在倒数第二天看到红组依然落后的时候我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然后今天看到这样的结果真的是太好了。红组有你们真好。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日夜兼程彼此鼓励,真的真的谢谢你们。正是有了你们才让我们看到了如此绚烂的景色呐。
    我喜欢红组,喜欢你们。
    「果然还是要大家开开心心的就最好了☆」

你值得所有的美好

当你踏上冰面之时,号角便吹响

这便是你一人的舞台

加油,愿你安好,你值得一切都荣耀

你便是那最美丽的色彩

【ES/纺夏】神谕者

恶魔纺x教廷执行人夏

第二章
    当第一缕晨曦照在花圃里那位少年的侧颜的时候,你就会理解为什么教廷会称他为最不像教徒的人。逆先夏目的容貌极其俊美,鲜艳的发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现出炫目的光彩,和他发尾的挑染以及略显苍白的肤色透出一股诱惑人心的魅力。上挑的眼角带着些许不羁,鎏金的眸子时不时闪现出戏谑。之前已有人质疑过,这样的魅力只有那生活在密语森林的恶魔才会拥有,逆先夏目真的不是恶魔的后裔吗?
    “但神明的旨意不会撒谎,”主教不紧不慢地说,“他虽是罪人的孩子,但是拥有绝大部分人没有的纯净体质。他是唯一一个抗拒住来自西部边境的魅魔的诱惑的人。”
    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质疑过这件事,虽然逆先夏目那样有些桀骜的性子和教徒的气质并不相符,但他却是教廷的执行人之一。
    逆先夏目捧着玫瑰走出了他所照料的花圃。一束如火般鲜红,一束如雪般纯白,还有一束红白相间。这块由他照料的花圃栽种的都是红色与白色的玫瑰。
    “走吧,圣劳斯先生,我准备好了。”逆先夏目回到木屋,换下平时执行人的暗红色长袍,穿上了清一色都是黑色的衣裤,腰间依然佩戴着那把纯黑的长剑。
    “今年是玫瑰啊,你父母一定会喜欢的。”圣劳斯从里屋走出,看到玫瑰花后愉快地笑了笑。
    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说什么,大部分时间都只是沉默地看着马车窗外已经枯败的树木和难得出现一次阳光的天空。
    到了墓园,萧瑟的景象让逆先夏目心里一紧,有点隐隐作痛。
    “我们来看你们了,叶芝,还有瓦尔娜。”圣劳斯走到两块墓碑前,弯腰鞠了一躬。
    “爸爸,妈妈,我来看你们了。”逆先夏目也鞠了一躬,把那束鲜红的玫瑰放在叶芝.戴尔的碑前,把那束纯白的玫瑰放在瓦尔娜.戴尔的碑前。
    他们俩简单地打扫了一下这里,让它看上去至少不要这么萧瑟。
    “圣劳斯先生,爸爸妈妈到底是怎么样的人?”逆先夏目在等待四位哥哥的时候轻轻地开口询问。
    “他们两个很是优秀,而且善良到近乎天真。”圣劳斯不紧不慢地说。
    “这样……”逆先夏目望着天空,脑海里浮现出那关于父母少得可怜的记忆,那些被他一度怀疑是否真实的,美好而又模糊的片段。
    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女子抱着年幼的逆先夏目坐在满溢花香的园中,冲着不远处的男子微笑,笑容里满是温柔甜蜜。
    “看,那是爸爸哦。”
    “那为什么我的名字和大家的都不太一样,只是和哥哥们的比较接近?”逆先夏目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疑惑这个问题,只是他的父母还没有来得及给出答案就离世了。
    “这是神明的旨意,以后你慢慢就明白了。”
    一片鲜红的玫瑰倏地飘到了逆先夏目的眼前。紧接着就是逆先夏目熟悉无比但很久没有听过的声音。
    “Amazing~!今天也是充满爱与惊喜哟!”日日树涉伴随着大量的玫瑰花瓣和几只白鸽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涉哥哥!”逆先夏目眸子里一下子亮起了光芒。
    “呵呵呵,长大了喏逆先君。”
    “「小夏」变成大人了呢~Puka♪Puka♪”
    “哎呀好久不见,小夏目,宗君一直很牵挂你哦。”
    “闭嘴,玛朵莫赛尔,不要说让人误会的话!”
    “零哥哥,奏汰哥哥,宗哥哥。”逆先夏目眸子里满溢着喜悦,这几年他从未如此开心过。
    “好久不见呐,圣劳斯「先生」。”深海奏汰笑眯眯地看着圣劳斯。
    “几位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过。”
    “吾辈并不像人类那般脆弱。”
    时光便在几人的打打闹闹之间飞快地溜走。
    “马上就到圣诞节了,你想好了祭品了吗?”回程的路上,圣劳斯问逆先夏目。
    “嗯,想好了。”逆先夏目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淡淡地应了一声。
    夕阳在天际慢慢地下落,逆先夏目看着有些出神。
    这世上,真的存在神明吗……

====================================

    抱歉!第二章拖了那么久才发出来而且很短结尾还十分草率真是十分抱歉!
    情人节快乐!准备下一章把原创角色放出来ww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